龙沙结缕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论坛 BBS<返回论坛列表页
学生补课何以成为一个死结
2017年1月21日 20:51
分类: 发展



  学生补课何以成为一个死结又到了中小学校放寒假的日子,往日喧闹的校园一个个安静下来。对于学校而言,本学年的第一个学期结束了;对于大多数学生而言,寒假开始了就是第二学期开始了,各种各样的补习班已经张网以待。一些高中学生在平时的补课费就几乎相当于普通工薪族家庭的近一半收入,寒假全天补课需要的费用就更高了。曾听一个不堪重负的学生家长说:年关到了,扯上二尺红头绳回家——扎脖算了。虽然教育行政部门禁止中小学校组织补课,但有形形色色的社会补习班,还有在家补课的学校教师,放寒假的孩子闲不着。这个学生补习市场究竟有多大呢?统计部门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有媒体估计全国范围的学生补课一年GDP大概是八千亿元。这个庞大的补习市场是怎么形成的呢?成因比较复杂,应该说推进中小学生减轻过重课业负担政策,在事实上成了这一市场的催化剂。相关部门推进“学生减负”错了么?制定“学生减负”政策的初衷当然没有错,问题是初衷好并不意味着结果好,六十年前发动“大跃进”的初衷也没有错,但其造成的后果却是无法承受的。“学生减负”政策中有多想项措施,其中格禁止学校补课的刚性规定,在客观上催生了庞大的补课市场,严重扭曲了中小学校特别是普通高中的教学生态。全面禁止中小学校(特别是普通高中)补课的刚性政策落地,释放了形成补课市场的三个基本要素:一是需要补课的学生,二是从事补课的师资,三是进行补课的时间。在全面禁止学校补课刚性政策落地之前,各地高中、初中的学生在学校里、教师在学校里、师生的主要课余时间也在学校里,那一时期不具备形成学生补习市场的客观条件。全面禁止学校补课刚性政策一落地,学生、师资、时间三个市场要素同时出现了,随即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学生补课市场,这恐怕是减负政策制定者始料不及的。有人将补课现象归结为师德败坏的产物,这样讲有失偏颇。不可否认,现在一些教师课堂上不认真讲课,把精力用在了课余补课上,甚至是故意为补课制造机会,在某些地区这一现象有愈演愈烈的趋势。笔者要指出的是,课堂教学质量全面下滑是出现在全面禁止学校补课刚性政策落地之后,这个时间点很重要。在学校自己组织补课和晚自习的时期,上课不尽力不会为教师带来任何经济利益,只能造成声誉上的损失,这样的傻事不会有人做。全面禁止学校补课刚性政策落地之后,补课市场形成了,教师将主要精力放在业余时间的补课办班上有很大经济收益,上课不尽力或许能带来更大经济利益,声誉跟高房价相比较价值几何?现在大多数公办中小学校普遍是“大锅饭”,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好干坏一个样,评上高级职称就有高工资,评不上高级职称就只能讲奉献,教师认真工作的积极性从哪里来?笔者不认同“人性恶”,但一个出现问题的制度会让劣币驱逐良币。教育改革不能脱离社会实际,出台成功政策要需要天时、地利与人和。我们不妨称一称“学生减负”成果的分量,笔者提出五项“学生减负”考核指标:一是近视率是否下降了?二是睡眠时间是否增加了?三是体质是否增强了?四是焦虑情绪是否降低了?五是升学压力是否减轻了?如果各地各校的“学生减负”成果汇报材料完全绕开了这五项“学生减负”考核指标,那就根本不值得一看。我们看到的中国式“学生减负”是一个颇为滑稽的现象,全社会都在控诉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媒体在大声疾呼“救救孩子”,当学校着手“减负”工作的同时,广大学生家长却忙不迭的给学生“增负”,这个庞大的学生补课市场就是这样形成的。家长可以不给孩子们补课么?记得一个纪检联合检查组到学校,针对他们指出教育不正之风的义愤填膺,笔者向纪检工作者们问了三个问题:“你们谁,在孩子入学时没有择校、择师?你们谁,从不要求教师给予自己的孩子特殊关照?你们谁,从不找教师给孩子补课?”结果呢,纪检工作者们顾左右而言他。有媒体称学生家长最痛恨的事情就是补课,对于这个说法笔者不以为然。对于大多数指望高考鲤鱼跳龙门改变命运的学生及家长来说,补课提高成绩的重要手段,哪个家长不是费尽心思把才将孩子哄进补习班的?问题在于补习脱离学校组织以后,学生补课成为一种市场行为,市场经济是讲究资源配置经济规律的。谁都想请教学水平最高的教师来补课,高水平的教师是一种稀缺资源,对于需要补习的学生及家长而言,高水平的补习班完全是卖方市场,学生家长没有定价权。普通学生家长真正痛恨的不是补课,而是不断飙升的补课费价格。学生及家长并非不需要补课,而是需要廉价甚至是免费的补课。问题是,现在有个不差钱的社会阶层,买什么什么涨价,天价学生补习班也是如此。对于大多数学生(特别是高中学生)来说,放弃补课就意味着退出上名牌大学的竞争行列。现在除了富二代,谁敢轻易退出谋生之路的竞争呢?笔者断言,即使是“学生减负”政策的制定者,也未必不在煞费苦心地给孩子找家教做补习。那些教师有偿补课现象的治理者、那些教师有偿补课现象的高调批判者,难道就不需要给自己的孩子找家教补习课程么?学校不是空中楼阁,教育改革不可能脱离社会实际。所谓学生课业压力,其实质是年轻一代生存的社会压力,高考的竞争实质是就业的竞争,学习的负担实质是谋生的负担。千千万万中国家庭不要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就是对未来获得高收入职业和高品质生活的追求。要真正化解教育的减负世纪难题,功夫要花在夯实社会基础上——实现充分就业,缩小行业、阶层收入差距,让每个普通劳动者都有一份合理的收入。只有实现了社会职业的平等,实现了公民社会地位的平等,才会从根本上改变家长功利的教育观,才能让基础教育回归育人的本质。当所有家庭不再背负高考改变命运的诉求,学校不再承受升学考试的压力,学生才不会有过重的课业负担,全面实施素质教育的春天才会真正到来。笔者不知道素质教育的春天究竟还有多远,那根套在工薪层学生家长脖子上的补课经济套索,却是实实在在摸得到。在默许学校补课和组织晚自习的时期,学生每个月的补课费需要两三百元。当全面禁止学校补课刚性政策落地后,参加课后补习班的费用每月要两三千元。在经济发达城市,一些名校名师的单独辅导课已经炒到每课时上千元。学生补课,现在已经逐步演化成为高考的金钱门槛。今后名牌大学的学生家庭背景调查将证明,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中产阶级的子女所占比重会越来越大。全面禁止学校补课刚性政策能走回头路么?如果是在一个小范围,或许可行。就全国范围来讲,这一改革没有回头路可走。仅仅就教师群体而言,很多人就不想回到从前的日子。在事业单位养老金并轨之初,笔者就预言这项政策会引发教师辞职潮。对于那些炙手可热的名师来说,学校的铁饭碗已经形同鸡肋。干五天学校工作歇两天月工资几千元,如果干两天补课歇五天月收入几万十几万元,哪个有吸引力?如果相关部门“抓师德建设”见了成果——彻底堵死了在校教师有偿补课的路子,就会出现大量名师辞职下海办补习学校。不难预测,公办学校(主要是高中)课堂教学水平将进一步降低,学生们更加依赖课后补习,家长们将承受更大的经济压力。笔者希望切实推进教育改革,真正实现学生减负,愿全国的孩子们都有一个快乐幸福的童年,这是我们的教育梦。但是,梦与现实是有距离的。寒假到了,本该走进大自然的孩子们却走进了教室。这个时代存在太多有思想的人,唾沫来不及擦干就把孩子送进形形色色的补习班。如果家里不差钱,倒也罢了,可有多少不差钱的家庭呢?一声叹息——学生补课,尤其是高中学生补课,已经成为套在广大工薪层家长脖子上的一个死结,越挣扎就勒得越紧。龙沙结缕2017年1月16日于鹤城

  • 浏览: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跟帖

 
标题 (当前可输入字数:50)  
 
内容
 
 
 
    更多功能
批量上传图片
上传视频
写博客
收藏本贴
接收邮件
使用日历
 回复通知 不通知 通过论坛短消息  
 
 
置顶帖子
<
>
论坛热帖
<
>